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方之家

行者无疆

 
 
 

日志

 
 

汶川“默哀”,经管“尴尬”——第五千秋  

2010-05-12 17:46:13|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形式”流毒,“黄淮”不止;汶川“默哀”,经管“尴尬”……

     今天的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两年前的今日,华夏悲剧,上演汶川。

     两年后,灾区重建,劫后余生的川民基本重新过上了平静的生活,除了逝去的亲人时时挂怀在念,生活一复如初。在汶川周年之际,为多灾的同胞默哀,无可厚非,不仅可以慰吊逝者,而且可以增强民族凝聚力,不忘过去,实属必要、必须之动作。可是汶川话题却始终被“有心人”“关注”,今天,我身边就闹出了一个大笑话,述之记之,权表心臆……

     早上起的像往常一样早,早早去九号楼学习,然后等到八点半图书馆开门的时候,再去图书馆,坐在三楼,身边数千万书香相拥,窗外杲杲骄阳,牵动愉悦心情,安静的环境使人淡然,杂念尽弃。拿起手机看表,原来今天已经是五月十二日了,同样是今天,在两年前下午两点二十八时分,一场举世震惊的浩劫陡发汶川,寰宇悲鸣,薄海哀歌。当时还是高三学生,正在唱课前一支歌,余音虽邈邈,却犹萦耳畔。时至今日,两年光阴,悄悄而逝,思之念之,不胜唏嘘感慨……

     快要回去的时候,收到团支书的一条短信:“今天下午为汶川地震默哀,两点在七号楼东天井集合,不得请假不得缺席,望大家相互转告,务必到场。”一愣,错愕!虽然对学校频频的“活动”已经见怪不怪了,但心中还是震了一下,怎么这时候学校想起来为汶川同胞“默哀”了?这比之前的诸多“活动”高尚多了,不过在这样的“背景”下举行这样的“仪式”,似乎不该是学校的主意啊,学校应该不会犯这样明显的“错误”,可能是系里举办的,我倒是不敢肯定。

     结果证明了我的猜想,果然不是学校的动作,经管系雄起“表率”,竖起“楷模”的高姿态,“做”给其他大系“看”呢!可惜这个时间不对,怎么看怎么像在“走秀”,怎么想怎么像“做作”!为什么说时间不对呢?没错,今天是汶川地震两周年诚然不假,但是在今天举办这样的仪式就显得极其“突兀”了,因为“天中名校”,偌大一个单位,当然包括下辖的经管系在内,教职工暨学员浩荡数万人,在去年的今天——二零零九年的五月十二日或之前,竟没有一颗聪明的头脑想起来要举办这么一场为汶川同胞默哀的神圣“仪式”,那可是才刚过一周年啊。可是,时隔整整一年,到了两周年了,又想起受难的同胞了,开始举行这样的“仪式”,好像错过了“表现”的“最佳时效”了吧?不举行还可以就这么过去了,一举行,岂不是正好暴露了去年的尴尬吗?这岂不是自己抽自己的嘴巴子?因为任何一个合格的中国人都知道在古老的华夏神州九万里大地上,大到朝廷,小到民间,都是在哀悼日后的三周年盛行重大的仪式,或举行国殇,或举行家祭。更甚者,或者一到三周年每年都举行,但是历览古今多少事,好像没有两周年举办的。难怪校方索性今年也干脆不提这件事了,又或者今年也没有想起来?

     可是呢?我们“伟大”的经管系的“杰出”的领导不仅想到了,并且去做了,他们用“实际行动”向我们“证明”了他们这一小撮儿“肉食者”并不是整天“无所事事”“吃饱了没事儿干”的,他们时刻“恫瘝在抱”,并且时刻“关注”着汶川同胞的疾苦,生怕别的系抢先的经管领导们毅然不顾他们本身,乃至整个经管系的“形象”,又或者他们此举正是为了整个经管系数千师生的“形象”,“迅速”“干净”地开展了这么一场“轰轰烈烈”的全系“默哀运动”。不过他们显然多虑了,整个学校,两千两百亩土地上,貌似只有七号楼那里有这样的“活动”,真是“独树一帜”“一枝独秀”啊!领导这么出牌,难怪下边接受了多少年中国“传统”教育的“自豪”的经管学子不能接受了,抱怨了。

     中午小憩一会儿,快两点的时候,同学叫起,一起蹬车子跑到北区,到的时候两点多了,没关系,谁不知道默哀要到两点二十八呀。可是到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很多人啊,小小的一方天井被挤得满满的,而且还有很多同学纷至沓来。整个经管系大一到大三的大聚会不是没有来过,从来就很多,可那都是来什么“重要人士”演讲,系里怕如果靠大家自觉来听,万一上边言之谆谆,下边听之寥寥怎么办?经管尴尬倒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台上的人一尴尬,再去别的地方演讲,顺便那么轻描淡显地一提,经管系岂不是超越黄淮,直接名声在外了?所以我们“听”什么演讲,“参加”什么活动,从来都是靠强制手段来执行的,领导高执罚兵,还怕下边的小学生们不乖乖就范?这次当然也不在特例,从上边的短信就可以知道了,当然这里并不是说团支书的不是,而是经管,乃至整个学校,政策如此,其他学校可想而知,虽然拿黄淮和别的学校比,很多人会不能接受,呵呵。

     所以我看到很多同学愤愤不平之色溢于言表,队伍中乱糟糟的,主持人和老师都站在台阶上,由于后边的同学个子普遍高不可攀,只有踮起脚尖才恍惚看到台阶上几双女生白嫩的小手此起彼伏,在轻快的音乐的伴奏下说着欢快的话。幸亏主持人个子还可以,千秋得以一睹真容,总的来说,主持人这位男士,不知道是不是学生,还是挺有风度的,也相当地有气质,优雅的声音伴随着浅浅的微笑娓娓道来,台上“笑盈盈”,故作哀状,台下“乐呵呵”,谈笑自如,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楼上很多他系的学生站在楼道里默默地看着我们,不知道包含什么感情的眼神,很是诡异,再看看看着乱糟糟的人群,一阵寒冷涌起脊背,抬头望望阴霾低垂的天空,夏日的风原来也这么冷?

     没一会儿,就到了两点二十八了,上边主持全体默哀,嘈杂顿止,但是隐隐约约的欲笑又止的动静不绝于耳,令人觍颜……整个三分钟,内心不能平静,没有一秒是在为汶川同胞默哀。总之,想了很多,但是之后再想,发现自己也不知道当时想了些什么,短短三分钟,随风而逝,什么也没留下……

     默哀完毕,还没有宣布“仪式”完毕,大三的学姐学长们就开始撤退了,络绎不绝,接踵而去,一直在后边的学生会成员都是大一大二的学生,也管不了,放任其去。本来我也打算走了,跟我同来的兄弟似乎无此打算,想想也罢,看这么“庄严肃穆”的“重大仪式”如何收场也好。

     之后又是一个节目,运至一半,天空开始下起了小雨,不知什么征兆?这样又走了一批人。节目完毕,宣布“仪式”完毕,然后大家开始退场。这么高调的一个“盛大仪式”在夏雨的伴随下就这么草草收场了,难免使人有顿生虎头蛇尾之慨。

     可怜经管“首倡”“义举”,陈兵北区,欲辟新势力,朝建工社科,莅天中而抚八方,扬名黄淮,却不料作茧自缚,把一场好好的“活动”以自己“独特”的“方式”给办成一场“哗众取宠”的“闹剧”。在本系丢人不说,同时也贻笑诸系之列,可以想想一下,改日这群居高位者聚首一堂,其他系领导以此揶揄,经管领导不知道什么颜色?

 

 

  评论这张
 
阅读(5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