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方之家

行者无疆

 
 
 

日志

 
 

我们原来根本没有国家  

2010-06-30 09:50:39|  分类: 个人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江湖一沙鸥《引用 我们原来根本没有国家》

 

引用

江湖一沙鸥引用 我们原来根本没有国家

 

引用

孺子牛我们原来根本没有国家

在某市的一辆出租车上,一位教师与司机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司机:“现在,我们这个国家的情况真令人担忧。”

教师:“请你不要说‘这个国家’。国家这两个字不能随便用,并非所有的地方都可轻言‘国家’。要是这是一个国家,那就好了,真该谢天谢地。人们常说爱国,爱我们的国家。我倒是想问一声,我们的‘国家’在哪里?如果连国家都没有,又哪里谈得上爱国呢?”

司机:“怎么没有国家呢?”

教师:“说来听听,它叫什么名字?”

司机:“我们不是叫##人民共和国吗?难道人民共和国不是我们的国家吗?”

教师:“谁告诉你‘##人民共和国’是个国家啦?它顶多是个称谓而已。这个称谓,你想叫什么都可以,但惟独不能叫国家。在这一点上我们思想被蒙蔽了,把党国相混,甚至党国颠倒了。西方人就分得很清楚,他们用两个词‘country’和‘state’来指称国家。前者是指‘拥有财产权、公民权的人民+民选的政府+土地’,后者指的是一种政治结构,具体说是一种党政结构。用现代政治学术语来说,前者是‘正式国家’,后者是‘疑似国家’。很显然,##人民共和国是‘state’,而不是‘country’。”

司机:“说真的,##人民共和国’不是一个国家,我不太好理解。以前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教师:“这是很正常的,因为人家不要你们去想,你们天真的也没有去想,所以几十年就这样混混沌沌地过来了。”

司机:“##人民共和国不是个国家,我这还第一次听说。太眩了吧”

教师:“如果你还清楚,那就让我来给你一套‘五证法’来解释吧。”

司机:“什么‘五证法’?”

教师:“让你证明非现代意义上合格国家的五种求证方式。”

司机:“哦……”

教师:“我来问,你来回答。”

司机:“你说。”

教师:“我们这个国家有军队吗?”

司机:“有啊。”

教师:“真的有吗?”

司机:“肯定有啊,海军、空军、陆军,二炮,武警”

教师:“请用脑子想想,不要脱口而出。这些军队真的是国家的军队吗?”

司机:“他是我们国家的军队啊!”

教师:“那好,我再问你:如果是国家的军队,是不是应该听国家使唤?”

司机:“对呀。”

教师:“那我们的军队听谁使唤?”

司机:“听党使唤呀,党领导一切嘛”

教师:“既然听党使唤,那应不应该叫党的军队?”

司机:“不错,应该。”

教师:“既然是政党的军队,那肯定就不是国家的军队,这点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弄得清楚。为什么我们弄不清楚呢?关键是有人故意把党与国家弄混了、弄颠了。长期以来,把党凌驾于国之上,用党取代了国家。国家,在我们这里永远是缺位的。”

司机:“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同意你国家没有军队的说法。”

教师:“我们国家有大学吗?”

司机:“有啊,清#大学、国防大学、中央党学。”

教师:“这些大学是校董会、校长、教师、学生说了算?还是校党委、党委书记说了算?”

司机:“当然是校党委、党委书记说了算啰。”

教师:“既然是校党委、党委书记说了算,那就是党的大学。既然是党的大学,那就不是国家的大学。也就是说,国家没有大学。

司机:“你说得有道理。“

教师:“我们国家有银行吗?”

司机:“我懂了,有是有,比如国家投资银行、开发银行、中央信托银行。但它们不是国家的,因为银行的第一把手都是党员,都听党的。所以从本质上讲,银行是党的。既然银行是属于党的,那我们就可以说,国家没有银行。”

教师:“呵可,你很会联想,再问一句:我们国家有媒体吗?也就是说,有哪怕是一家电视台、电台、出版社、报纸或杂志吗?”

司机:“照你的说法,肯定没有。因为所有的媒体都是党的宣传喉舌,听命于党的,所以,它们不属于国家所有,而是党的一部分。既然不是国家办的,不属于国家所有,那我们就可以认为,国家没有任何媒体。”

教师:“那我们国家有法院吗?”

司机:“应该说没有。因为法院和立法机构、行政机构不是独立的,法院的判决不取决于法庭调查、律师控辩、陪审团合议的结果,而是取决于政法委、党委的预定,所以与其说法院是国家办的,还不如说是党开的。可以认为,我们的国家没有法院。”

教师:“好了,‘五证法’论证完毕。我们可以这样来反问了:既然一个国家既没有军队,也没有大学;既没有银行,也没有媒体,更没有法院,那这还是一个国家吗?如果是,那它又是一个什么性质的国家呢?”

司机:“一个没有军队、大学、银行、媒体、法院的国家是什么呢?让我好好想想……”

教师:“你回去好好想吧。”

司机:“亦庄到了,你准备在哪儿下车?”

教师:“前面。”

司机:“真遗憾,还想听你聊下去呢。以前从没有人给我提出过这样的问题。我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教师:“你知道一个国家的最大悲剧是什么吗?”

司机:“不知道啊”

教师:“最大悲剧不在于它的天灾,而是人祸。在于一个人有自己的国却又不是国家,但它永远在冒充国家。因为国家是一个民族公正存在的底线,只要有了它,所有的堕落与恶行都是有底线的。但倘若没有国家,堕落就是无底的。这实际上是天底下最令人恐慌恐怖的事情……哦,到了。”

司机:“下次有机会再坐我的车吧”

教师:“但愿能再见!”(转)

  评论这张
 
阅读(68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