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方之家

行者无疆

 
 
 

日志

 
 

蒋介石严令军统刺杀汉奸王克敏始末  

2010-09-24 21:56:47|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赞助商:凡客诚品


  1937年7月7日,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爆发,中华民族陷于亡国灭种的严峻境地。当此国难之时,无数仁人志士为保家卫国纷纷拿起武器,奋勇抗击日本侵略者,但投机政客王克敏却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出任“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北京)” 行政委员会委员长之职,公开投日。王克敏此举一时间引起国人公愤,国民党军统局遂于1938年2月在蒋介石严令下展开了对王克敏的刺杀。
  军统苦寻刺杀王克敏的机会
  接到蒋介石命令后,戴笠便马上召集手下谋士开会,商讨对策。在与众人商议后,戴笠给时任国民党军统局天津站站长的陈恭澍拍发了一封特急绝密电报,命其“速赴北平,即刻以最严厉之手段,制裁王逆克敏”。
  接到戴笠密电后,陈恭澍一刻也没敢耽误,他当晚就带着天津行动组的人来到北平,找到军统北平站毛万里、复兴社华北分社齐庆斌等特务,商量暗杀王克敏的行动计划。几个人决定分头去打探王克敏的行踪。
  第二天,陈恭澍便将自己装扮成一个钱庄老板,在北平城里四处活动。遗憾的是,陈恭澍几乎踏遍了整个北平城,均无功而返。
  就在陈恭澍几乎绝望之际,他的一位老朋友张作兴向其提供了一条极为重要的线索:张作兴姐夫家隔壁住着一位姓武的退伍军官,其家中只有年轻的太太,无子女,有时还约张喝两盅。两人在一块,三杯酒下肚,话题就多起来,武某无意中说起有一位在他手下当过连长的人,现在给大汉奸王克敏当警卫队长。后来,陈恭澍又进一步了解到了一些情况:那位警卫队长虽然名义上是王克敏的警卫队长,但却是有名无实,仅为吃粮当差,看家护院而已,王克敏另有贴身侍卫二人,跟进跟出,警卫队长在其眼中就是一条“看门狗”而已,为此,这位警卫队长还曾在武的面前表示过不满。
  得此信息后陈恭澍连叹上天有眼,他随即央求张作兴介绍其与武某相识。于是,在张作兴的牵线搭桥下,陈恭澍化名“越先生”,亲自备了一份厚礼,赴武某家拜访。武某见陈恭澍来访甚为感动,后经陈恭澍晓以大义,便开始对陈恭澍推心置腹。于是,陈恭澍便建议武某到那位队长的家里走一趟,并且约定下个星期五中午,他再来武家听回音。
  在盼望和期待中好不容易等到了星期五,陈恭澍得到的答复却是那位警卫队长不敢下手。
  杀手兰子春两弹击中“王克敏”
  就在陈恭澍等人一筹莫展之际,事情出现了转机。武某从警卫队长那里打听到了一条重要情报:王克敏每个星期二下午两点都会去煤渣胡同日本宪兵队所在地和喜多诚一见面。
  经过一番仔细的考察,陈恭澍基本弄清了煤渣胡同一带的地形,并掌握了王克敏出行时的武装警卫情况,为做到万无一失,他还从军统天津站调来了几名杀手。
  正式行动之前,陈恭澍又召集行动人员开了一次会议。会上,陈恭澍布置说:“这次行动,我们共出动8 人,7支短枪,两部脚踏车。王克敏每次到煤渣胡同有两辆汽车,6名持有武器的随车警卫以及数量不等的日本武装宪兵。此外,煤渣胡同一带还有伪便衣巡逻队。我们8人中,6人担任警戒,2人行刺。当王克敏的车队到来之际,听我的指令动手。王克敏坐在第二辆车里后排的右边,车的前排还有一名警卫人员。”
  说到这里,陈恭澍点上一支香烟,用力吸了两口平静一下情绪,然后开始下达命令:“整个行动分成两个小组,第一小组王文为组长,带上两名行动队员事先进入胡同,等王克敏的车进入胡同后,迎车而上,将他杀死在车上,然后骑上脚踏车撤退。其余人员为第二小组,组长王文璧,你们埋伏在胡同外,枪响后,马上用火力压制住王克敏的警卫人员,相互掩护撤退。”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1938年3月28日这一天,天气阴沉,阵阵北风卷起的黄沙更是将整个北平城卷在其中,军统刺杀王克敏的“东风”亦如期而来。下午,陈恭澍带着行动组早早便来到了煤渣胡同附近,各小组人员迅速准备就绪。1时45分,王克敏乘坐的车缓缓驶来,警备车在前,王克敏乘坐的车则在其后放慢了速度,好让警卫先下车布置警戒。
  先前的计划是:陈恭澍坐在大街对面人行道上一个卖豆腐的小吃摊上,他“陡然起立”,表示已经发现目标,开始准备“戴上帽子”时,则表示可以举枪射击。此刻,陈恭澍发现目标后便起立,示意行动人员准备,当王克敏的车准备左转的时候,他已将拿在手上的礼帽戴在了头上,暗示行动人员开枪射击。
  看到信号已发出,骑自行车迎面而来的两名军统特工便拔枪向王的专车猛烈射击。杀手兰子春共有四弹击中王克敏所乘汽车,击穿车窗,击中发动机,司机当场毙命。在这四弹中,一弹击中坐在后排的“王克敏”头部,另一颗子弹打穿发动机后又击中“王克敏”的右脚。陈恭澍遂下达了撤退命令。这次行动,按照预定计划进行得很顺利。
  正当陈恭澍得意洋洋地准备向戴笠请功时,他却得到消息说:王克敏仅受轻伤,死的是一名日本顾问山本荣治。原来,按着惯例,王克敏一般都是坐在汽车后排的,但那天王克敏邀请伪临时政府日本顾问山本荣治一起乘车前往喜多诚一处,为讨好山本荣治,表示对他的尊重,王克敏坐在了前排,而让山本荣治坐在了王克敏常坐的位置上。就这样,山本荣治中弹后因伤势过重,在送往医院后身亡,不明不白地当了王克敏的替死鬼,而军统杀手射出的子弹中,只有一颗跳弹击中了王克敏的腿部,王仅受轻伤。
  更为遗憾的是,由于刺杀现场日伪军警密布,几名军统特工虽然全身而退,但在枪战中兰子春腿部负伤,他乘脚踏车撤退的时候被日军军犬跟踪,终致与王文等四人遭到日军追击,经过激烈搏斗后被捕。王文和兰子春在狱中最后遭杀害。
  汉奸王克敏被捕后死于狱中
  事件的主人公王克敏虽然遇刺未死,自此开始对军统心存畏惧。日本投降后,王克敏更是坐卧不安。 1945年10月初,遵照国民政府的肃奸指令,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行营主任李宗仁给戴笠发了一份绝密电报,命其立即逮捕华北高级汉奸。接到李宗仁密电后,戴笠带着一帮随从驾机抵达北平,经与军统局北平站站长马汉三等人秘密商议,决定以“鸿门宴”形式逮捕在华北的大汉奸。
  10月5日,经过周密策划,戴笠借东城兵马司胡同1号原伪华北经济总署督办汪时璟的公馆设宴,“招待”北平城里的原伪府特任级以上官员。
  拖着病体还未到汪时璟的公馆,王克敏老远就看见马汉三在门口迎接,将络绎不绝的赴宴之人一一向戴笠引见。待又近几步,王克敏看着他的昔日同事和下属曹汝霖、王荫泰、齐燮元等人,一个个正在向戴笠摘帽鞠躬,点头哈腰,不禁心中一酸。神思恍惚中,王克敏跟随众人进入了公馆。不一会,戴笠开始清点人数,看着邀请的 50余人已大部分到齐,便宣布宴会开始。好不容易熬到宴会结束,汉奸们松了口气,正准备辞别戴笠回家,却见戴笠大手一挥,开始宣读名单,并说道:“根据国民政府制定的惩治汉奸条例,从现在起,你们都是被捕人犯,我们准备把你们送往监狱,这是中央的命令,任何解释都是无用的,本人照章办事,不能做任何主张。 ”
  戴笠说完,将目光转向了王克敏:“你现在有病,今天不必前去,可在家听候传唤。”
  心惊胆战的王克敏看到戴笠跟自己讲话,下意识地喃喃自语道:“这场……这场祸事,是我……我惹出来的。我……还是一起去吧。”听了王克敏的回答,戴笠倒颇感意外,只好顺势说道:“你愿意去很好。”
  作恶多端的王克敏最终没有等来国民政府的宽恕,于12月25日,也即1945年圣诞节那天,在过度惊吓中病死于北京炮局胡同陆军监狱。另有一说,称王克敏在狱中畏罪自杀。姑且不管对他的死有什么不同的说法,汉奸王克敏终究未能逃脱历史的惩罚。
  评论这张
 
阅读(115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